八千狸子

去码头整点薯条!

【雷安】孤木成林 04

全文:6k+

★平行交互AU一周目

★原作向ABO设定×学园设定

★大赛Alpha狮和学园狮互换

观前提示:本章视角存在多次变动

 

 

“你觉得我们应该是什么关系?”

 


#4.“你们是什么关系?”

 

“…我觉得没准我们可以谈谈。”

雷狮强装镇定地开口,试图挪动脖子,全身最脆弱的部位离那把致命的剑距离不到一寸。

 

抓主要矛盾,性命岌岌可危的高中生想,先不管他是不是安迷修。现在的主要矛盾在于

——说什么能让这个拿着剑随时准备捅下来的疯子听进去自己的话。

 

而面前的安迷修表情是一整个的不为所动。

难度系数显然不是简单或普通级别。

 

果然,骑士心想。他印证了自己的猜测,面色逐渐凝重了下来:冒牌货

他压根就不是雷狮。至于对方强装出来的镇定,安迷修几乎想也不想就能轻易识破,就像用剑尖挑开一块破布一样简单。

 

他太了解自己的宿敌了。

这种情况下,海盗Alpha不至于连起码的元力防御都建构不起来。他又不是没见过在元力禁锢装置里的雷狮,猛兽即便是被拔去牙齿和爪子,也照样成不了脆弱的羔羊。

劣质的伪装。

 

假货到底是假货。

安迷修咬着牙盯着凝晶剑尖指的冒牌货,神色冷得像块刀切割出来的冰,热潮期带来的柔软缱绻自眼底一扫而空。

 

“你不是雷狮。”

“你不是安迷修。”

两人同时脱口而出,声音碰撞在一起,安迷修顿时愣住了。

 

 

雷狮自然有他的考虑。

高中生脑子混乱,但思路清晰。关于信息的掌握,他确信这个地方和自己所熟知的世界不同,或者说自己并不属于这里。

即便是换个角度考虑,被认定“有价值”才能活下来,举个例子,被榨干价值的人质无论如何哀嚎求饶、再废话连篇,通常得到的只会是一颗子弹。因此当务之急是要证明自己携带信息的价值。

 

于是,高中生剑走偏锋地抛出了一个已知信息中最重磅的部分。

 

事实证明,他赌对了。

——猜疑链正在形成

雷狮猜测:面前的家伙对造成当前状况的原因也并不了解。所以只要对方开口质疑,自己就不会输得太难看。

 

年轻人异常笃定的神色令安迷修的手松动了一点。他在说什么?正在发情的Omega开始质疑自己对他威胁性的评估。安迷修最初以为这是哪个参赛者卑劣的元力技能,是发现他和雷狮的隐秘关系后伪装成雷狮的样子来捡食的恶心鬣狗。

但冒牌货却倒打一耙称他“不是安迷修”。

 

“我假设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安迷修…”

雷狮试探着继续推进,在对方萌生出的犹疑上撕裂出更大的口子。执剑人的表情出现了显而易见的动摇。

“你说…’你认识的安迷修’?”

 

太棒了,他终于开口说话了。雷狮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,存在对话说明对方把自己的话给听进去了,那么就有了交流沟通的可能。

 

解除生存危机的高中生继续乘胜追击:“那个死板、一根筋、多管闲事的风纪委员。”雷狮从没有哪个时候如此庆幸他对安迷修的记忆还算多,他在心里把死对头和自己同时鄙夷了一番。

 

他顿了顿,继续补充道:“不用发胶的天生刺猬头,喜欢法棍这种没品味的小麦制品,还有只喜欢吃鲱鱼罐头的猫,好像是叫…”

 

“师父?”

参赛者想都没多想就叫出了那两个字。

雷狮小心地避开剑锋点头,于是更多的困惑出现在年长者的脸上,与尚未消褪的冷漠,以及热潮期带来的混沌三足鼎立。

 

“你的意思是…还有另一个我?也叫安迷修?”

死神的态度软化了下来,但提防的姿势依旧不变,单凭年轻人一句无厘头的话无法完全打消他的戒备心。骑士强压下去四肢百骸涌动的热潮,表情依旧将信将疑。

 

老天爷啊,雷狮暗自诽腹,这家伙的警惕心未免也太强了吧,这是什么鬼地方啊警惕性技能都要点得这么高,难不成还随时都有可能丧命吗

 

“呃…那如果我说不仅如此呢。”

雷狮尽力搜刮着合适的词汇来描述。“另一个你”?事实当然不仅限于此,这个操蛋的世界看上去就像是被掉包了。

或者说,被掉包的是他,然后错的是这个世界。雷狮觉得自己可能会和这里格格不入。

 

“我凭什么相信你。”

曾经自称不擅长动脑子的骑士微微挑眉,逐渐冷静下来后开始思考。即便没有信息素的确认,但面前这个人无论声音形貌都和雷狮如出一辙,况且安迷修最初认为的“参赛者冒充”的猜想仔细思考下来似乎并不成立。

——如果是为了杀掉大赛第五,那他完全可以趁刚才安迷修没反应过来的时候。骑士选择性地无视了他主动和对面这个家伙接吻的尴尬场面。

 

“我没有骗你的必要,你的剑还横在我脖子上。”

雷狮瞥了眼泛着冷光的冰剑,内心祈祷这不是另一场谜语游戏的开端,为什么有问题不能敞开了说呢?

 

够了!全员谜语人是在搞什么?他内心大吼,这可真他妈的该死。热衷于在对话上玩猜谜游戏的家伙就该被送去西伯利亚挖土豆。

 

“好吧,我不知道你说的’信息素’是什么鬼东西,还有那些该死的恶心味,这听上去就像是你的脑子被某种节肢动物的口器啃食了。”

高中生状似自暴自弃地坦白道,满脸放弃思考的生无可恋:“还有你,也叫’安迷修’的家伙,我认识的安迷修和你压根不是一个人!虽然你们一样中二病、审美差劲,一样在手上缠绷带,一样多管闲事!但起码他不会裤子湿漉漉的把你推倒、吻你,还想伸舌头,然后态度突变地把剑横在你的脖子上!

他看上去就像是个误入夜店的高中生,看似喜提艳遇,实则暗藏杀机。

 

雷狮越说声音越大,语速飞快,声音激动。

这不是一个十八岁高中生应该经历的,他愤愤想:不是安迷修有问题就是这个世界有问题,或者他们都有问题,可怜的高中生无知,且无罪

 

雷狮怒吼着说完最后一个字,空气沉默了半刻,他感到扼在胸口的力道在逐渐减小,胜利的天平开始倾倒,向他这一边。

 

——计划通。

孤注一掷使出杀手锏的雷狮在心里比了个胜利的手势。他就知道,看来无论是哪个世界的安迷修,同理心都泛滥得不像话。

巧妙利用这点的雷狮毫无愧疚之心地等待着对方的窘迫。

 

果不其然,安迷修犹豫着缓慢松开了摁住他身上的手,那把荧蓝的剑被从地上拔起来收到身后,年长者尴尬地轻咳一声,耳朵根比他发情时还要红两个度:“抱歉,这位呃…小先生?”

 

“雷狮。”

他毫不客气地报出自己的名字,同时握住了对方伸过来的手,一骨碌爬起来。

 

“所以这位’雷狮’小先生,你是说…雷狮,呃?”

参赛者眼神胡乱瞟向地面,结结巴巴开口问,就像个上课走神却突然被点到名字的小学生。骑士是真的不善言辞。

 

“互换了。”

高中生抱着胳膊,干脆利落地回答道:“我和他互换了,两个时空发生紊乱扭曲,然后我到他这边来,他到我那边去,两个雷狮交换了世界。”

 

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“不知道,我猜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打赌你们这里没有科幻电影?或者只是你没看过?”

“……恕我直言,这听上去有点…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最后的骑士斟酌着给出自己的质疑,他也完全有理由提出疑惑。没有一个人对刚才差点出现“杀与被杀”局面提出质疑,就好像那不曾发生过。

直到——

 

“我假设:一大早起来被人摁着胡乱啃了一通,啃完后又差点被灭口的那个人是你。”

刚刚经历了上述跌宕起伏过程的高中生面无表情地反驳道。

“再次抱歉,我可能有点神经过敏。”

忍耐着发情期的Omega勉强挤出一个笑容,方才的高度紧张缓解后,身体反而变本加厉了起来。安迷修艰难地吞咽着过度分泌的津液,将呼之欲出的低喘压抑在喉咙底端。

 

所幸年轻人正在思考,并未察觉到他的异样。

 

雷狮皱眉看向手心,细微的电流再次从指缝里冒出来,就算是再迟钝的人也该反应过来了,这压根不是一个世界观。

他嘟哝着,翻来覆去看自己的手指:“我的那个世界可没这么酷的东西,电影里出现的除外。按理说,我应该比你的雷狮还震惊才对。”

 

“什么?”

“我说这太中二了,中二且酷…”

“不是这句,纠正一下。”

安迷修态度突然严肃了起来,打断了中二少年的由衷感慨:“把前缀去掉。”

然后骑士撇开脸,装作不记得自己来羚角号是为了干什么了。雷狮一脸疑惑地回忆自己刚才对话内容,脑海里过了遍自己的用词,然后鄙夷地看了眼别扭的年长者。

 

——“你的雷狮”。

安迷修认为这个称谓听上去十分别扭。

高中生则是翻了个白眼,直切主题:“很高兴你能听进去我的建议,正好你看上去是个很适合合作的对象,靠谱的成年人,希望如此。”

 

靠谱的十九岁成年人皱眉思考了一会儿,犹疑着接受了对方的合作邀请,两人在突发事件的解决上迅速达成了共识。

“这也是为了你的雷狮能快点回来。”

他刻意加重了中间四个字的发音。

 

安迷修盯着他的嘴唇开口:“我说了,注意你的形容词前缀,这位小先生。”

他咬字时一字一顿,目光如刀,音节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。令人不得不承认——这个同情心泛滥到容易被利用的骑士,严肃起来真的有种毛骨悚然的既视感。

 

“好,在那之前,我有个问题要问你。”

雷狮相当识相地换掉了阴阳怪气的语气,谈话回归正轨,心里却吐槽道:别扭的成年人,在感情问题上别扭到拧巴成麻花的地步。

 

安迷修点头示意他问。

刚才他把头别过去时,雷狮模糊看见他的后颈有处椭圆形的疤痕,颜色比周围皮肤还要深一点。

 

“你,”他犹豫了一下,继续道:“你和这里的雷狮,究竟是什么关系?”

 

 

 

“敌对关系。”

十八岁的参赛者雷狮毫不犹豫地回答道。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”

 

被从墙上放下来的高中生心有余悸地看了眼这个一脸冷漠的家伙,很有自知之明地跨出一大步,维持在安全距离之内。

 

安迷修胡乱抓挠着头发,尽力消化着对他来说有些过载的信息量。他在听对面解释时,能明显感受到雷狮的烦躁,他最后把头发揉成了个刺猬窝,理思路理到内心趋近崩溃。

“另一个世界?”

风纪委员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。

“没错。”

“信息素、元力、性别分化和大逃杀比赛?”

“明不明白是你的问题,我已经说清楚了。”

 

十分具有雷狮风格的回答,这很雷狮。

安迷修揉着被掐疼的脸想,然后默默把对AO标记的疑问压了下去。那个世界听上去像是星际时代的背景,话说这种高科技时代也会有神权统治吗?他对时空错乱的接受程度远不如另一位遭遇时空错乱的高中生。

接受度可以,但不多。

 

“听上去太荒唐了,像是动漫剧本里的设定。你有什么证据能拿来说服我一下吗?”

安迷修十分直白地指出他的疑虑,态度诚恳。

 

行动派代表人物雷狮二话不说,手在空中虚虚一握,迎着安迷修诧异的目光,蓝白色电流汇聚成团,然后迅速炸裂成无数细小的光团,一柄光亮的锤子在雷狮手中显出形状。

目测看来足有两米长,他握住之后又挥了一下,扫出一片气势如虹的霸气来。雷神之锤堪堪维系几秒后,消失在四散的蓝光中。

 

溢散的电流恰好触及安迷修没来得及收回的指尖,难以置信的高中生被电了个精准,浑身上下猛地一哆嗦。

“信了?”

“信了…”

安迷修讪讪收回手,脑内弹幕飘过一整片的草泥马,中二度飙升。

 

“所以你要回去?”

“不然呢?留在这里你给我咬吗?”

雷狮没什么好气地反问回去,参赛者的刻薄在易感期作用下翻了个倍,刚才确认这家伙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安迷修时,差点顺从本能在他后颈咬下去了。但是不行,雷狮告诉自己,他压根不是安迷修。

…不是他的安迷修。

 

想到这里的雷狮更是暴躁得想打人,他有点担心另一个自己会对他的安迷修做什么。

虽然骑士先生就算再怎么虚弱,也不至于揍不了一个没有元力的普通高中生,但只要一想到被热潮烧坏脑子的Omega没准傻乎乎分不清炮友是谁,他就吃醋吃得飞起。

真是见鬼的该死。

 

“如果我不快点回去的话,安迷修就要遭殃了。”

雷狮不耐烦地解释道,冷杉气息被挤压出更多。

“啊?”高中生一时没反应过来称谓问题。

“我是说我的安迷修。”

暴躁的Alpha再次开口,以令对方胆战心惊三观碎裂的表述方式纠正了他所指代的对象。

 

于是安迷修鬼使神差地问出了上面那个问题,尽管他还是没明白信息素和标记有什么内在联系,异世界的穿越者讲得太敷衍了,不耐烦且敷衍。

——“你和你的安…呃,你那边的安迷修,是什么关系?”

对方回答得毫不犹豫,甚至连思考的时间都省去了,“敌对关系”四个字的回答没受什么阻力就脱口而出了。只是,高中生在念到两个字的形容词时就像被烫到了嘴似的顿了下,雷狮瞪了他一眼。

 

“你觉得我们应该是什么关系?”

雷狮讥讽地反问:“耳鬓厮磨的恋人吗?在凹凸大赛里?就因为我在他的后颈咬了一口,或者标记了他吗?”

 

哦淦,这回答听上去可太渣男了。

安迷修想,顶着雷狮那张脸说出这种话并没有令他感到格外意外,果然无论是哪个时空的恶党都令人讨厌,风纪委员为另一个时空的自己感到惊讶,以及深深的不值。

空气中的冷杉信息素似乎都开始变得易燃易爆炸,Alpha像只被戳中痛点的暴躁狮子。

 

 

“我会帮你的。”

 

雷狮正考虑着拿面前的这家伙做人质以备不时之需,突然听到对方猝不及防的一句话。他抬头,撞上高中生清澈且坚定的眼神,和另一个安迷修如出一辙,无论是眼神还是愚蠢的决定。

 

哇哦,海盗想,真是毫不意外的回答,听上去就像那个傻骑士会说出来的话。

反正这本来就是另一个时空的安迷修。

没有半点愧疚心的参赛者想道。他十秒钟前还想利用下对方,好吧,多少有那么一点,但也不多。

 

“如果另一个我有麻烦,我会帮助他。”

安迷修言之凿凿:“另外,虽然恶党很喜欢找在下的麻烦,但如果他在你们的世界遭遇危险,在下也不能袖手旁观……你笑什么?”

高中生一本正经的发言遭到对方的无情嘲笑,雷狮憋笑憋得得胸口发颤,冷杉信息素的气流都在抖: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很有趣而已。”

 

“合作关系成立?”

雷狮装模作样伸出手,以一种逗弄小孩的态度对安迷修说,权当是找了个向导。风纪委员握拳冲他掌心撞了一下以示同意。

如果面前这个家伙都会在他的世界里遇到麻烦,那雷狮的处境无疑是极其危险了。他确实不太喜欢雷狮,但绝对没有讨厌到能见死不救的地步。

 

“那么,第一步该怎么做?”

人熟世界不熟的参赛者饶有兴致地问他的向导。

“回去上课。”

安迷修琢磨了下,自然而然道:“就现在,回到教室里去。”

雷狮:“……?”

 

危险的家伙。

“多管闲事”的高中生暗自评估道:“雷狮”本就是混乱的代名词,而且这个“雷狮“还有奇怪的能力,危险级别蹭蹭上涨,比只会恶作剧的雷狮不良团四个人加起来的危险系数还高。

安迷修自觉放任不得,可又打不过,跟着他即时监控制约,总归不能让他脱离掌控造成麻烦。责任心强烈的风纪委员决心舍命陪君子一回,起码现在还没有事态失控。

 

野兽想挣脱锁链,而锁链想钳制它。

唯二的合作人员各怀鬼胎,心照不宣地离对方三步远。

 

 

 

“好吧,我以为我会听到更刺激一点的回答。”

高中生撇撇嘴:“敌对关系?太老土了,这是什么热血少年番吗?”

“那你指望从我嘴里获得什么回答?”

假装听懂了最后一句话的参赛者哑然失笑。

 

我和雷狮会是什么关系,能是什么关系?

双剑的骑士在心底质问自己。

他和雷狮之间仿佛永远剑拔弩张,永远刀剑相向,就连生理需求的温存也像是另一重意义上的打架。冷杉味的Alpha毫不怜惜公认为脆弱的Omega,取而代之的是能令人血气上涌的挑衅,安迷修对此很受用。

——比起作为被保护的对象,安迷修更乐意当一位值得尊敬的对手。况且就算雷狮的态度是前者,他也会用实力打到对方认可自己是后者。

更何况雷狮这家伙根本同情心少得可怜。

 

“你又能指望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样的回答呢?”

 

“炮友?或者相爱相杀的死对头?”

雷狮点评:“你不觉得这样更具有戏剧性和艺术效果吗?并且张力十足,表演效果一流。”

高中生举了好几个著名戏剧的例子,向年长者煞有介事地科普了表演张力的概念。他像连珠炮那般喋喋不休,令安迷修十分诧异。

 

但不得不承认的是,这小子猜对了。见鬼的,相爱相杀的宿敌,他可真会形容。

而安迷修知道自己在撒谎,敌对关系?不,事实远比这复杂。

撒谎的成年人心虚地低头,听着对方用熟悉的声音讲话,心里却想到别处去了。

 

如果自己的雷…他是说这个世界里的雷狮,如果他也这么富有活力且话多,那发情期没准就要忍受多一重感官的折磨了。

嘴笨的骑士在心底笑出声,他甚至开始庆幸他的雷…这个世界的雷狮不像鹦鹉一样多嘴多舌。

哦该死的,这个奇怪的称谓为什么改不过来了?

 

安迷修有些恍惚,向后踉跄了一步,倚靠在走廊的墙上。正在滔滔不绝的雷狮听见布料在金属墙壁上摩擦的声音,骑士无声地滑落了半截,空气中的白桦气味骤然浓烈了起来。

 

“安迷修?”

戏剧大师察觉到不对劲,低头发现对方捂着后颈靠在墙边:“你…这是怎么了?”雷狮蹲下后还能看见他额头渗出的汗珠和紧咬着的牙关。

“你还好吗?”

 

“不太好…我在发情。”

骑士从牙缝里挤出字来,声音疲软,安迷修尽力克制收敛着发情期绵软的尾音,眩晕感令眼前一片天旋地转。四肢和内脏仿佛都在高涨的温度里融化了,齐齐冲着下腹涌去。

 

“发情?那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尚未了解到性别分化问题的雷狮皱着眉蹲下来,又想起对方在拿剑指着他前投怀送抱的状态,心中不由得警铃大作。

 

“唔呃…”

安迷修情况显然不太妙,他浑身燥热,裤子湿透了,难受得快要呻吟出声。

一株株白桦在湖边破土而生,温润的清新气息同春水一齐上涨,没过摇摇欲坠的意识。

 

高中生手足无措地去碰年长者的肩膀,安迷修只觉得这家伙在添乱。

骑士低着头努力适应着难耐的热潮,掌心滚烫,思绪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

雷狮心道还是离远点为妙,免得再被失控的对方摁在剑下动弹不得。而就在他试图后撤一步时,年长者突起,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,他低着头看不清神色,眉毛拧成一团死疙瘩,指节攥得发白,唯有手,又烫又硬,像块烧红的烙铁。

 

 

“帮我。”

雷狮听见对方被情欲染得绯红的沙哑声音。



tbc

完整版走@李子栗子狸 ,小号置顶不要热度,只删减了最后的几句话


ps:

学园狮:头脑风暴大师

大赛雷安来面对一下发情危机吧(误,被打

这四个人加起来得八百个心眼子,任何一条猜疑链都能让整个剧情变得脚踩西瓜皮,老狐狸小狐狸们博弈(×)

注:大赛和学园背景设定,均和原作有一定的出入,属于是作者的私设,后续剧情发展会标注出来


以及

周更,勿催更,勿抢前排,勿评论和正文无关内容,谢谢😉

惯例求评论,爱你们😘





评论(62)

热度(1283)

  1. 共20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